宁夏银行还贷款时间(宁夏银行提前还款)

宁夏,宁夏银川。银行孙和刘曾经是还贷夫妻。离婚后,款时款他们打算再婚。间宁再婚前,夏银行提孙某要求购买不超过3700元的前还首饰,刘某将其银行卡及密码交给孙某,宁夏孙某分两次购买了73111元的银行金饰。

事与愿违,还贷两人并未复婚,款时款刘要求孙某退还购买首饰的间宁款项。此时,夏银行提孙某的前还弟弟将73000元转到刘某的银行卡上,但孙某将该73000元取出归还给弟弟。宁夏

一番折腾后,刘某见孙某并未实际退款,遂起诉至法院,要求退还73000元及逾期付款利息。利息根据贷款市场牌价(LPR)计算。

对于刘的诉讼,孙表示,刘曾经说过,如果买首饰的钱不够,就回来还。他从未说过购买珠宝的金额不超过3700元。此外,孙认为,刘购买的首饰是送给自己的礼物,不应返还。

一审法院认为,刘某仅同意购买不超过3700元的首饰,但双方并未重新办理结婚登记,且孙某实际购买了大量首饰,判决孙某向刘某返还69300元,但对逾期利息损失不予支持。

孙不服一审判决,提起上诉。二审法院维持一审判决,驳回孙的上诉。

【荔枝观】

1.双方争议的性质是什么?

应该属于订婚的财产纠纷,一般是指男女双方在相识、恋爱期间,一方因某种原因从另一方取得大量财产,在双方不能缔结婚姻时,财产受损的一方要求另一方返还财产而产生的纠纷。

婚约财产纠纷是《民事案件案由规定》中婚姻家庭纠纷的一个亚因,专门解决婚约解除后一方要求返还彩礼的一类民事纠纷。

刘将银行卡交给孙某,用于购买珠宝首饰。但最终双方并未重新登记结婚,刘有权要求返还已消费的财产。

2.孙是否应当将69300元返还给刘?

为了结婚,刘某和孙某用刘某的银行卡购买了价值7.3万余元的金饰并保管。这种消费的性质属于彩礼。

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〉婚姻家庭适用的解释》第五条第一款第一项“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,经查明属于下列情形的,人民法院应予支持: (一)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”

由于双方没有复婚,所以没有实现缔结婚姻的目的。不管两人之间是否存在婚姻关系,根据上述规定,孙应当返还。

在73000元中扣除3700元后,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返还69300元并无不当。

3.刘让孙买首饰是送礼吗?

可以说也是赠与,因为彩礼本身就是赠与,是有条件的赠与。

彩礼赠与自双方达成协议之日起生效,彩礼所有权随交付转移至女方手中。婚姻失败,赠与合同终止,受赠人失去继续占有彩礼的法律理由。

《民法典》第一百五十八条规定,民事法律行为可以附条件,但根据性质不能附条件的除外。附解除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,在条件满足时无效。

上述规定其实是对附条件赠与的原则性规定,但至于彩礼,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,应当返还彩礼。

当然,除了上述情况外,如果存在“双方已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未共同生活”或者“婚前给付造成给付方生活困难”的,彩礼也应当返还,当然也要考虑每起纠纷的具体情况。

你怎么想呢?

#宁夏头条# #银川头条#

#银川头条#对上海的疫情真的深有同感!去年银川疫情严重,一家人被隔离了20多天。连100块钱都快用完了!

2020年贷款买房,负债50万,月供3500,一家人吃喝耶戈,每月总支出6000到7000。谁知,刚买了房,银川疫情严重。我媳妇又找工作了,我单位两个月没给她发工资。突然,我不得不在家呆了20多天。我慌了,家里两个主要挣钱的人都失业了,无力应付

一场疫情打乱了人们的生活节奏,尤其是房奴,单位发不出工资。如果没有应急资金,房贷断供,家庭生活停止。只是把自己逼得太紧,不得不靠信用卡生活,或者是居安思危,留了一些应急资金。所谓家有余粮,我不慌!#心跳加速的时刻#

银川钟芳上市受阻,还能读云上的海吗?

不久前,银川丝绸之路项目明珠塔赫然在列,上面贴着国家关于一些地方私建楼堂馆所的通知。在一片喧嚣声中,曾经让银川人骄傲的中国第三高电视塔彻底凉了。

然而没过多久,银川本土房企和中房集团以8.58亿元接手丝绸之路明珠塔项目的好消息再次吸引了大家的眼球,随即公布的设计方案也在网上广为流传。

从项目接手到项目设计公布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让大家对云上出海有了更多的期待和憧憬。

11月12日,根据港交所公布的信息,钟毅基金会控股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钟毅基金会”)提交的招股说明书首次进入无效状态,这意味着其成为宁夏港股上市第一房企的“愿望”暂时落空空。

目前房地产企业银行贷款有限,到期还款压力巨大,购房者持币观望,市场不景气,上市融资之路已经搁浅。

不要步丝绸之路明珠塔的后尘,上演另一场空中途城堡的闹剧!

#银川头条#

喜欢关注@差点成了人才,分享生活中的点点滴滴,内心的思考,只谈生活中真实的喜怒哀乐,不评论虚伪,抒情,飘雪!

【#宁夏# #新闻110#业务员不发货,很难从经销商那里拿回货款。浩宇油脂公司:初步定于本周六三方协商解决此事】3月8日,本报新闻热线0951-6024110接到市民反映,其向宁夏浩宇油脂有限公司订购油品,但因业务员黄个人原因,无人发货,货款无法追回。

上午10时,记者来到位于贺兰县德胜工业园的宁夏浩宇油脂有限公司,见到了几位来公司维权的经销商,有银川本地的,也有内蒙古阿拉善左奇的。据介绍,有几家经销商是通过浩宇公司业务员黄订购的。货款大部分通过微信或现金交给了黄,但从今年1月底开始,黄就没有按时发货。

“春节前,是销售高峰期。我多次催促黄发货,他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脱。目前还有4万多元的货没送到我手里。”“我和黄合作了两年左右,每次都是他开车送浩宇。

公司的送货车送货,我们在浩宇公司取货。现在黄某不发货也不退钱,我只能找浩宇公司解决问题。”“我粗略算了一下,我们这种情况的经销商大概有10家左右,总货款大概在30万左右。"几位经销商向记者介绍了相关情况。

宁夏浩宇油脂有限公司销售副总安表示,黄确实是该公司员工,家在外地。春节后他没上班,公司找他回来解决问题。“公司业务员拉货出库后,发货当天就要还钱,但黄连续三天没有及时还钱,我们2月1日就停止发货给他了。在内部自查的过程中,有经销商找上门来,声称已经提前付款但没有收到油,经办人是黄。这些人只有少数有黄的借条,其他人只有微信转账记录,没有明细账目,我们查不到。

真实情况。而且经销商订的价格很低,甚至低于我们出货的价格。一般情况下,经销商收到油品后付款,很少会提前把货款给业务员,这本身就有风险。我们初步算了一下,黄还有24万的货款。这件事确实暴露了我们管理上的一些漏洞,以后要加强管理。安表示,经与各经销商协商,已达成协议,初步确定本周六黄到场,三方共同协商解决此事。

记者随后致电黄,黄表示已与各方协商,尽快解决问题。对于经销商油品为何拖欠货款,黄表示不方便透露。

新消息报记者吴

豫ICP备2022020598号-2